您所在的位置: 大庆网  >> 时事新闻  >> 国内

南昌激光治近视价格

2018-01-18 01:53:23    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编辑:钱镠

南昌激光治近视价格,南昌激光治近视眼,景德镇眼科医院那个最好,抚州眼睛飞秒手术,上饶治疗近视手术多少钱,南昌近视激光手术多少钱,景德镇有什么眼科医院

原标题:大风吹倒棚架,赵飞月被砸身亡

母亲去世当晚,甜甜画的作品。

赵飞月生前照片。

赵飞月

性别:女

年龄:37岁

籍贯:江苏镇江

去世时间:4月24日

去世原因:大风刮倒棚架被砸身亡“老婆,我爱你!”46岁的韩振清一个人呆在家时,常会下意识地说出这句话。话刚说出口,他猛地想起,妻子赵飞月不在了。

“世界不会因为某个人而改变,只是身边少了个很重要的人。”母亲去世当晚,12岁的甜甜(化名)躲在房间,用蜡笔画了幅画:褐色头发的少年坐在落日的余晖下,腿上蹲着一只猫。

“我妈妈没有死,她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上班。”5岁的明明(化名)还不理解死亡的含义。他只知道,等自己长大了,妈妈就能回来了。

北京的春天少雨,风起时,夹杂着沙尘,人走在街上,脸上灰扑扑的。不像赵飞月的老家镇江,空气湿漉漉的,路上清一色的香樟树,叶子到冬天也不落。

4月24日这天,北京刮起7级大风。朝阳区红军营南路北卫新园北50米处一棚架倒塌,路过的赵飞月被砸中身亡。时隔3个月,赵飞月的家人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,讲述她的匆匆一生。

最后的通话

最后见到赵飞月的,是在小区散步的邻居张社芳。

那是4月24日10时许,闲聊中,张社芳得知赵飞月要去银行。匆匆一眼,她记住赵飞月的着装:白色上衣、粉色裤子、白色运动鞋。

此前,赵飞月给丈夫韩振清打过电话,说要去银行为女儿办相关证明手续——甜甜即将赴美国参加“OM头脑风暴”竞赛,这成了她的“心病”,成天跟丈夫念叨。

“她说中午不想做饭,我说如果能赶回去,就一起到附近的快餐店吃。”韩振清多次假设,如果提前知道要出事,想尽一切办法也要阻止妻子出门。

但那天清晨,和结婚以来的无数个清晨相比,实在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了。6点钟起床后,夫妻俩“各自忙碌”,甚至没有多说一句话。

韩振清是马拉松爱好者,有晨跑习惯。但这天风有点大,他就没出门,在客厅里转呼啦圈。

妻子在厨房忙碌,用电饭锅熬上小米粥后,又开始打扫卫生:先用吸尘器打扫客厅,再用墩布把深褐色的木质地板擦得锃亮。

甜甜在学校里寄宿,一周回来一次。明明要上幼儿园,赵飞月把他叫醒。7时40分,韩振清开车,载着妻儿,前往3公里外送孩子上学。

返回后,两人开始用餐。早饭很简单,小米粥、炸馒头片、炒圆白菜。之后,韩振清出门工作。

10时33分,朝阳区气象局发布大风蓝色预警,将出现4级左右偏北风,阵风可达7级,局地伴有扬沙。

还在散步的张社芳听到邻居议论,说小区外大风刮倒棚架,砸死一人。随后,她在小区西门外“独一处”饭店门口,看到一名女子躺在人群中,头部被白布覆盖。

白色上衣、粉色裤子、白色运动鞋——张社芳怀疑,地上躺着的是赵飞月,就马上给她打电话。电话那头是一位民警的声音,“他说,你要有心理准备,你朋友出事了”。

致命的棚架

砸中赵飞月的,是一座夏日大排档常见的棚架。高约3米,宽约6米,伸开可达10米到15米,钢架底部配有轮子。

“就听到"哐当"一声,棚架倒下砸中了她,有人过来想要挪动棚架,发现太重挪不动”。目击者说,最后是十几个人合力,才将棚架从她身上挪开。

附近一家奶茶店工作人员描述,倒塌的是个可伸缩棚架,支好后作为棚子使用。这一棚架是收缩好立在饭店前的空地上,没有任何倚靠。而附近有个龙虾店也有类似棚架,但用绳索固定好靠在墙边。

11时22分,韩振清接到张社芳丈夫的电话。从对方支支吾吾的描述中,他意识到出了大事,拿着电话就往家里的方向跑。路上,他像触电般痉挛了一下,整个人栽倒在地。

赶到现场,韩振清掀开白布,蒙了。“我摸摸她的手脚,发现还是软的。”他不相信妻子去世,一遍遍呼唤妻子的名字,没有回应。

好一会儿,他回过神来,坚持让朋友为他和妻子合最后一张影。照片中,他蹲在妻子的遗体旁,抬头看着镜头,妻子则侧着头安详地躺在地上,脑后还有斑斑血迹。

“这本是一起完全可以避免的事故!”韩振清很气愤,妻子走得匆忙,他像“挨了一闷棍,胸口无法喘息”。

3个月来,他无数次经过小区门口的事发地,那座砸死妻子的钢制棚架早已挪走。周边饭店商户说,那次事故后,伸缩棚架因存在安全隐患,已被城管部门禁止使用。

断线的风筝

韩振清依然保持着早起的习惯。但跟他一起起床,为一家人熬粥的那个人不在了。他形容,生活像“断了线的风筝”。

偌大的客厅,木质的正方形茶几上杂乱地摆放着文件袋和一些杂物,木质地板蒙上浅浅一层灰尘。韩振清把儿子送到姥姥家,女儿放假后,父女俩在家里几乎断了炊,只能点外卖、下馆子。

“看到家里乱成这个样子,估计她会发疯的”。他苦笑一声。

妻子走后没几天,韩振清进浴室洗澡,习惯性地喊了一声,“老婆,帮我拿浴巾!”喊完后,才想起妻子不在了。此时,众亲戚们在客厅里坐着,他哭着洗完澡,怕亲戚看见,用衣服装作擦脸进了房间。

类似的场景不止一次出现。妻子常在家撒娇地说“老公,我爱你。”韩振清回:“老婆,我爱你。”这种互动常出现在夫妻生活中。出事后,他几次在家下意识重复这句话,发现老婆不在后,又是一阵眼泪。

俩人也闹过别扭。韩振清自称有些“大男子主义”,出现争执,他只要睁圆眼睛,妻子就跑到房间里默默流泪。但过了一会儿,就又跟往常一样,只字不提刚才的不愉快。韩振清有时会过意不去,安慰妻子时,她反倒说没事。

担心老人受不了,韩振清一开始对岳父岳母谎称妻子生了重病。岳母赶来,他出门迎接,一见面岳母便痛哭起来,说:“你不陪着她,反倒下来接我,我就知道她不在了。”

老两口反过来劝他瞒着父母。两个月后,韩振清年过八旬的父亲知道真相,脑梗复发,住进医院——此前,他因为做手术不方便下床,赵飞月几个月悉心照料,寸步不离。

依靠没了

5岁的明明至今不相信妈妈走了,常在睡觉前哭着找妈妈。一次,他跑回家说,小伙伴告诉他妈妈死了,在电视上都看到了。“妈妈不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吗?”

韩振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一开始,他骗儿子,妈妈去了远方工作,到明明二十七八岁时,就能回来了。

要不要告诉孩子真相?要不要让他参加告别仪式?韩振清挣扎了很久。心理专家建议他,为了孩子的心理健康,必须说出真相。

但告别仪式上,在妻子的遗体前,他把儿子叫过来,告诉他,妈妈死了,这就是你妈妈。明明回答:“这不是我妈妈,她头发都是假的!”(因法医鉴定需要,赵飞月遗体此前剃去头发)。

比起明明的懵懂,12岁的甜甜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。事发当天,韩振清当着众亲戚的面,告诉甜甜事情经过。她当场大哭起来。

赵飞月是甜甜的继母。在韩振清看来,正是妻子的引导和关怀,原本孤僻的女儿变得开朗。

“他们不像母女,更像是朋友,经常在家里打闹成一团。”韩振清说,甜甜成绩非常优异,连续3年被评为海淀区三好学生,今年还被评为北京市三好学生。

如今,甜甜已在美国参加完“OM头脑风暴”竞赛回来——妻子心心念念却没来得及办的手续,韩振清花一个小时就办好了。“人家基本上看都没看就过了,根本不需要花那么多精力。”

那个宠着她、惯着她,给她依靠的人没了。韩振清明显感觉到,女儿懂事了。

以前,夫妻俩曾希望女儿就近读一所初中,这样就能跟弟弟在一所学校,便于接送,她也可以照顾弟弟。每次提到,甜甜都说:“我才不照顾呢!”

妻子走后,甜甜就近选择了学校。有一天,她突然跟爸爸说:“我会照顾好弟弟。”

寄语

亲爱的老婆,你在天边好吗?为什么我总不能有你任何的消息?我想再次梦到你,无论你是好是坏,希望给我一点消息。

再没有了你起床就跑到厨房淘米熬粥的声音;再没有了晨跑回来吃到可口早餐的时光;再没有了洗完澡后你已把衣物放到我面前;再没有了我们一起牵着儿子送他到幼儿园;再没有了我伏案时你为我端茶;再没有了晚饭后一起散步闲聊的轻松和惬意……

可恨的飞来横祸把你从我身边夺去,我因此失去了一切。如果上天真的有灵,你到我的梦里来吧。诉说一下我们分离的不舍,让我没有你也能继续生活。

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卢通

本版图片/受访者供图

责任编辑:

版权和免责声明:
1.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庆网”。 2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庆网版权所有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大庆网”,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本文链接:
 
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